2017-08-03

明君梦清官梦最终都是噩梦

文 / 二哥

长期以来,蒋经国被大陆的民主派人士奉为民主圣人来追捧,甚至拿他和华盛顿相媲美。对这种国人惯用的封圣崇圣思维,我从未苟同。我认为凡是圣人除非来自天上,其他的都是自圣和忽悠,说白了就是皇帝自撸太监叫床。人间尤其是中国所有的圣人伟人其实都是最无耻的王八蛋。之所以,以前没有对小蒋过多的客观评价,就像今天对一些人一样,是要被那些民主红卫兵们口诛笔伐,群起而攻的。
今天看的这篇《蒋经国是如何被大陆青年封圣的》一文,较为客观的讲述了一些道理:那就是独裁者手里没有多少底牌了!
我的朋友笑蜀先生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很有见地。他认为:小蒋从没有什么民主文化的薰陶,而更多的是青年时代共产文化的积淀和老蒋给予的王朝或帝王文化的训练。双手也沾满了鲜血。私生活也颇多不堪。他远非彼岸吃瓜群众想象的那么高大。他最后的选择,仅基于一个政治家起码的本能即“理性经济人”的本能:利害计算。而且当时他在台湾绝对控盘,并无失控之忧。就这两点,让他松了手,为台湾转型打开了决定性的窗口。
“理性经济人”才是蒋经国的真实面目而不是所谓的自律的“圣人”。因为历史告诉我们,圣人只会自撸或她撸,但决不会自律。
台湾解除戒严开放报禁党禁走向民主是历史合力的结果,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
与对岸的大独裁体制相比,台湾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独裁体制。小无赖在与大无赖的博弈中,同为无赖,毫无胜算,只有也只能改弦易张方有一线生机。于是,要想保钱保命就必须接受普世价值站在民主阵营投入民主的怀抱。另外,“二二八事件”、“美丽岛事件”甚至江南案也都起了大小不一的历史作用。甚至从某种角度上看,大陆压力才是台湾走向民主社会的真正重要推手。
民主化是历史潮流,它浩浩汤汤,谁也阻挡不了,因为它是符合人性的是进步的。现在的中国最主要的是怎样以最小的代价来完成这一历史使命。俗话说的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是要屠夫放下屠刀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有让屠夫恐惧而不得不放下屠刀的力量,我认为这种力量是来自越来越多的财富成为资本的力量。能有效對抗極權,有資格和極權博弈的不是屁民而是資本力量。資本的天性使资本成为獨裁者的最大也最害怕的敵人。消滅資本,國進民退。就是當下独裁者最有利的选择(我在另一篇文章《中国的出路在于资本的革命》对此有论述)。第二,也是最为重要的,是要用制度保障屠夫放下屠刀而不被刀屠。这样,底牌越来越少的屠夫就会选择用放下屠刀来立地成佛,而不是垂死挣扎,玉石俱焚。选择以权力换生命和财富的安全。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说什么民主会带来混乱,遭殃的还是老百姓,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说这话的人不是脑残就是险恶。是以危言耸听的语言对左右也就是所谓的老路和邪路进行恐吓。走老路的结果历史已经证明了文革惨烈的乱象。其实,走“邪路”也在台湾的中国人那里证明过,只是没有在大陆证明而已。古人云:治大国如烹小鲜。在台湾可以实行的在大陆照样可以。民主宪政决不会出现极左极权那种举国惨烈的情况。仅用常识就能明白,再混乱再肮脏的贿选也强过屠刀下的干净和稳定,因为那是用鲜血来冲刷的干净和用恐怖来制造的稳定。浪费金钱总比浪费人头成本低的多。这在有长期极权传统的伊拉克,阿富汗也都得以证明。
所以,对任何人尤其是领袖不要抱有任何天真的幻想,所谓的明君梦、清官梦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了最终都是噩梦,都是黄粱梦也都是某些人的意淫梦!

(转自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