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9

专制、独裁、极权,三者有何差异?

作者不详,2011825日星期四

许多文人搞不清专制、独裁、极权三种政体的不同,以为反正都是差不多,没必要认真,下笔都很随意,可事实上三者或许有交集,是一种“家族相似”(维特根斯坦用语),但实质仍有很大差异,详加分辨还是有必要的。专制政体我以前在动态微薄说过,(参阅《世袭的专制宝塔》201012)这里只介绍其特性。

专制主义(autocracy)有三大特性。首先是权力终身制;死了就传位给儿子,叫世袭制;在这统治过程中始终维持着一种凌驾于法律的姿态,也就是不受法律制约,这叫做特权制。要注意的是,这些特性不只是表现在最高统治者而已,而是包括所有统治阶层。
独裁政治(dictatorship)的政治权力集中在一人或一小群人手中,其初始权力的获得通常是靠暴力或不合法手段攫取,因此,其统治便会长期以对付国内反对势力和对抗国外敌人作为借口,以方便自己能无限期独揽政权。其政治权力的行使也不受司法或立法部门的限制。
间歇性的暴力和恐怖手段的镇压以及不间断地宣传受到外来的威胁成了不可或缺的政治手段。最近爆发茉莉花革命的北非诸国,便都是独裁政体,他们长期靠紧急法进行了宪政独裁。独裁政治不一定会成为极权统治,但极权统治的初期一定会历经独裁政治阶段。
至于极权政治(totalitarian),则比独裁还要恐怖得多,其危害也更甚。极权政治比独裁政治多出了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它有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目标要达成;二是为了达到这目标,它必须推行泛政治主义手段。
先说第一个条件。自由世界的民主政治没有预设这个条件,它的政治目标只是为了满足子民的要求,包括精神与物质方面的要求;但是极权政治则不,它一定有这么一个目标,如前共产主义是要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的社会,法西斯主义则是要求建立一个纯粹的雅利安种族社会。
在这目标下,当下人民的需求变得无关紧要,有一部分甚至成了必须消灭的“敌人”。这是极权政体总是伴随大量杀戮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说它是反人类的政治体制的主因。
再说第二个条件。推行泛政治主义以达到乌托邦目标。在非极权政体,公与私、社会生活的政治面与非政治之间的区别是明显的,两者不容越界。但是极权政体则不,个人的一切属于政权所有,终身受全盘式控制,不只是物质层面,还包括精神思想,务求个人与政权意识形态的要求与内容相一致,违者将受惩罚。
惩罚手段包括酷刑、精神药物注射、器官活摘甚至肉体消灭。必须说的是,极权政治的法律并不是为了促使人民能得到身心各方面的发展,而是为了确保政权能得到巩固,在这前提下,权力的无限度扩张行使远大于法律对维护个体利益的功能。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无法无天”的情况。
如果以集合来总结表示专制、独裁、极权三者的关系,可以看成是三个连环相扣的圆圈,靶心是专制;中间一圈是独裁,最外围一圈是极权。极权的内涵最丰富,包含了专制独裁,但又具有专制独裁所没有的其他内涵,如乌托邦、泛政治主义,政治代理(即书记制度)等。
中国社会在历经毛泽东时代的苦难之后,发出了要求“改革开放”的声音,这使自由世界误以为中国的极权统治即将结束,纷纷伸出了橄榄枝,于是,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汹涌而至,中国也因此壮大起来。
殊不知它在壮大之后,共产党却背叛了人民的意愿,不只拒绝接受普世价值,还变本加厉欺骗和压制人民,更妄想建立一个统领全世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就将它自己推向了国际社会的对立面,不只乌托邦无望实现,连共产党的灭亡也变得不可避免了。
『本文链接:《极权主义的罩门在哪里?》(8/2011)、《中共国:封建主义到了高级阶段》(2/2013)』

原文: http://ngkeehow.blogspot.com.au/2011/08/blog-post_25.html

悉尼:在海边纪念刘晓波“头七”活动(视频和照片)

近日,自由劉曉波工作組籲請全球民眾在同一時間,到就近的海邊、河邊同步追思、合照,並加標籤#withliuxiaobo,上傳到twitterfacebook、微信、微博等社交媒體,以紀念劉曉波被獨裁者海葬。
为响应全球同步纪念刘晓波“头七”的呼吁,今天晚上(719悉尼时间晚上10点到11点(即中国时间晚上8点到9点),悉尼的一些民众在悉尼海港大桥旁的海边举行悼念活动。
以下为当晚活动的部分视频和照片:
video

video








以上的视频和图片,均来自网络

2017-07-17

桑杰嘉:希望刘晓波的生命能唤醒中国人的良知

作者: 桑杰嘉  2017/07/16  
图伯特人在社会媒体上哀悼刘晓波
714日,图伯特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向刘晓波先生致哀:
获悉历经长时间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离世,我深感悲痛。 在此,向他的妻子刘霞和其家属表达我深切的慰问及真诚的祈祷。
虽然刘晓波已经离开人世,但我们尚存的人,可以借由发扬刘晓波长期以来所坚定的原则,引领中国走向更和谐、稳定与繁荣。
我深信,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为自由事业的努力不懈,将在不久后开花结果。
达赖喇嘛  2017714
图伯特人在巴黎为刘晓波声援(作者提供)

很多图伯特人也在社会媒体上对刘晓波先生的逝世表示了悲痛,同时也对中共集权政府对异议人士的迫害深表痛恨和愤怒。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被捕入狱,于200912月被北京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媒体报道刘晓波癌症晚期住院治疗的消息后,各人权组织和政府纷纷呼吁中国政府给刘晓波先生就医治疗的自由,美国政府和德国政府还特别派遣癌症专家会诊,外国专家一致认为可以到国外治疗,而中国政府封杀信息,并发出与外国医生相反的说法。对此,德国政府则表示,主导刘晓波治疗的不是医生而是中国的安全部门。最终验证了德国政府的说法,没有医生救活,却被安全部门关死了刘晓波。
刘晓波先生是中国人,作家、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监狱患肝癌已至晚期,生命垂危之际中国政府对他实施各种打击使中共暴政的残忍性和中共领导人的狠毒暴露无遗。中国政府对中国的良知者、律师、学生残酷的打压,特别是在全世界的目光下对国际上有着很高影响力,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如此迫害,对于“非我类”的图伯特人、东突人、蒙古人的迫害就可想而知了。
刘晓波事件是二十一世纪中共集权政府对中国异议人士残忍迫害的又一罪行,刘晓波先生也是在关押中去世的第二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第一位是在纳粹德国,第二位是在所谓的“崛起”的、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而刘晓波事件对图伯特人等发出的信号是——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和良心犯的打压和迫害走向更极端化。中国政府不顾国际社会的呼吁和谴责最终关死刘晓波,而且,软禁其夫人刘霞。说明中国政府与文明世界渐行渐远,并无视国际社会一意孤行,霸气凌人。
因此,图伯特人开始讨论,中国政府既然对中国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国际上知名度极高的刘晓波如此非人道的进行折磨,最后遭杀害。那么,图伯特的良心犯和异议人士的未来又会怎么样?
在图伯特很多良心犯遭中国政府的公安人员和狱警的暴虐之后,长期无法得到治疗,生命有危险的时候送回家中去世的事件频繁发生。在监狱中关押期间没有提供医疗条件而死亡的事件不断发生。其中,最典型的案例是丹增德勒仁波切事件,中共非法关押丹增德勒仁波切13年后的2015712日突然通知“阿安扎西(丹增德勒仁波切法名)于今日下午病故”。不归还遗体给家人,监狱方面非法火化遗体连骨灰都不让家人带走。2002年丹增德勒仁波切遭中共非法拘捕后流亡图伯特人展开了大规模的抗议,国际社会呼吁公开审理、公正判决以及要求释放。在监狱中圆寂之后家人和国际社会呼吁中国政府对去世的原因展开调查,中国政府根本不理国际社会的呼吁,至今对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圆寂没有任何的说明。因此,丹增德勒仁波切26岁的外甥女尼玛拉姆悲离母亲和六岁的女儿2016流亡印度,为的就是“呼吁国际社会彻查真相”。尼玛拉姆就在713日继续在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作证、哭诉和呼吁国际社会调查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监狱中圆寂的真相。
大部分从中国监狱中出来的图伯特良心犯的心灵和身体遭到非常严重的摧残。如,2012年获得国际新闻自由奖的图伯特人顿珠旺青因拍摄纪录片《无惧》拘捕,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服完刑期回家时健康状况极度不佳而需要治疗。服完五年徒刑出狱的著名西藏政治犯僧人晋美嘉措被诊断出患有多种疾病而住院治疗。
还有今年28岁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更登确吉尼玛以及家人被中国政府强迫失踪22年。
2009年至今有一百五十多名图伯特人自焚抗议中共政府。
对图伯特人民的压迫和遭遇绝大部分的中国人不闻不问、无动于衷、冷漠无情,似乎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很多中国人站在中共一边对图伯特人、南蒙古人和东突人残酷的打压推波逐浪、火上浇油,使图伯特人等遭受双重的迫害。
刘晓波是:“世界人权运动的“坚定的引导者””、“我们时代伟大的道德的声音”,“刘晓波的去世使得中国“失去了一位有高度原则的典范”,刘晓波也是中国良知的代表。中共杀害刘晓波事件证明国际社会营救中国良心犯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渺茫,中共集权政府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变本加厉,自由、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在中国大地上扎根的梦想又一次被中共砸碎了。
作为图伯特人希望中国人能继承刘晓波的精神遗产,沿着刘晓波先生的脚印为自由、民主和人权事业继续奋斗,这才是对他最好的怀念和敬仰。更希望刘晓波的生命能唤醒更多中国人的良知,更多的“刘晓波”站出来为中共集权统治下的所有人说话,也希望听到一百五十多位图伯特人生命点燃之熊熊大火中的呼唤,能看到数千计的良心犯在监狱中遭受的暴虐。
愿如达赖喇嘛尊者所说:“我深信,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为自由事业的努力不懈,将在不久后开花结果。 ”相信刘晓波精神之光驱逐黑暗的中共集权统治的那一天并不遥远。

转自网络  民主中国 首发

2017-07-14

悉尼:白花送英魂,携手争自由——刘晓波追思会概况(图片和视频)

刘晓波博士被迫害病逝,全世界的媒体和政要都在关注和哀悼刘晓波去世。714日晚上,“悉尼民主平台”在悉尼中领馆前举办“白花送英魂,携手争自由”为主题的刘晓波博士追思会。
悉尼天气寒冷,下午就有些民众先到悉尼市区的马丁广场聚集,然后在晚上又在到中领馆前参加活动。当晚持续下着雨粉或小雨,期间一度雨势较大也无人离开。有人说:“老天也在痛失中华英魂!”
估计当晚与12/07参加的人数差不多,大概有超过百人参与。有澳洲电视台SBS等多个中外媒体到场拍摄和采访。以下为当晚的部分图片和视频。

视频:钟锦江博士主持三鞠躬
video

视频:杨军声泪俱下激情演讲
video
























(所有图片和视频等均来自澳洲微信群,感谢各位群友!)

2017-07-13

白花送英魂,携手争自由——悉尼:刘晓波博士追思会

 2017713日,毕生致力于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刘晓波博士与世长辞。刘晓波是中国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刘晓波是一个温和理性的和平主义者,他在中国遭受长达28年的软禁和监禁,他的遭遇和去世让很多人深感同情和悲哀,目前全世界的媒体和政要都在关注和哀悼刘晓波去世。 

为此我们举办“白花送英魂,携手争自由”为主题的刘晓波博士追思会。

时间:今晚——714日星期五,6pm--7pm
地点:悉尼中国领事馆前:Dunblane St, Camperdown NSW 2050
组织者:悉尼民主平台
请各位朋友们前往参加。

刘晓波病逝——壮志未酬(短视频)
video

为刘晓波健康祈祷词

作者:吴君梅  2017-7-12

由悉尼民主平台秘书长范镇荣于712日在悉尼烛光集会上颂读

我们在天上的父,独一全能的救主:

感恩你让我们众多罪人能有机会相聚在这里,为你在地上人已不人、国将不国的中国来一起祷告!为你在中共的炼狱中煎熬的子民---刘晓波向你献上祷告!
全能的主,你说: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你的子民刘晓波有大爱,包容了剥夺他自由的当权者,包容了所有监控过他、捕捉过他、审讯过他、判决过他的所有的人!他说-----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晓波说他坚信: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他对未来自由中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止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也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民主自由国家!-------这是他的盼望!
主啊:他说他当尽一个中国人的社会责任,即便为此被指控,被拘禁,也毫无怨言!这是主你赐给他的忍耐!
全能的救主,你说:你们要从窄门进去,因为那通向死亡的门是大的,那条路是宽的,从那里进去的人也多。
晓波从窄门进去,他背负十字架,一直在经受你在客西马尼亚的痛楚,他舍弃财产,舍弃家人,领受你赐给他的苦杯!而今天,他在中国共产党的残害下身患绝症,这盏真理的明灯,即将在中共炼狱中残灭!
主啊,求你兴起,发出大光,求你在惩罚,管教我们的时候,施恩惠与怜悯,让我们所有的罪人认罪悔改,求你光照晓波,保守他蒙受你的福音,求你挪走他正领受的苦杯,更求你医治他的身心。晓波和他的妻子之间的爱情象阳光穿越了中国监狱的铁窗。晓波为别人奉献了一生,最后他说,死也要死在西方自由的土地上。恳求主让他实现这最后的愿望,让他们夫妻都能够离开中国,跟从你的指引,让他们得到自由与尊严!
亲爱的天父,我们在此献上祷告:求你能破除中国专制暴政的铁轭!不致让更多的晓波在中共的炼狱中绝望窒息。求你不要按照你的公义追究报应我们个人和民族的不义,我们都亏欠你的荣耀,唯有求你的宽恕与恩典,拯救晓波和其他更多同样经历的志愿者!

我们如此的感恩祈求祷告,是单单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2017-07-12

刘晓波:《向良心說謊的民族》序

作者:劉曉波  2001215日於北京家中

這本文集中的所有文字,都寫於六四大屠殺之後。
  儘管十二年過去了,但那個被刺刀挑起血腥黎明仍像刺刀尖一樣,扎進我的雙眼。從此以後,我看到的一切都帶著血污,乃至於我寫下的每個字的每一筆,皆來自墳墓中亡靈們的傾訴。我,作為末世大屠殺的幸存者和苟活者,自知無法正面表達亡靈,但我想懺悔和贖罪,可以從反面表達:

  攥住監室中的鐵條
  這一刻
  我必須放聲大哭
  我多麼害怕下一刻
  已經欲哭無淚
  記住一個人無辜的死
  必須在眼睛正中
  冷靜地插進一把刺刀
  用失明的代價
  換取腦漿的雪亮
  那種敲骨吸髓的記憶
  只有以拒絕的方式
  才能完美地表達

  一個殺人的政權,是令人絕望的;一個容忍殺人的政權和冷淡被殺者亡靈的民族,更令人絕望;一個大屠殺的幸存者無力為死難者討回公道,又尤其令人絕望。
  中共鎮壓法輪功本來就是獨裁者的「權力恐懼綜合症」的過敏反映,是一切專制制度虛構敵人進而製造敵人的統治傳統在當代的延續。但是,改革開放以來,除了六四大屠殺之後的高壓時期,要求人人過關的表態之外,中共政權的這種恐懼還很少通過全國性的批判來進行如此淋漓盡致的表達。因為鄧小平時代的中共執政集團,握有最高決策權的元老們,對毛澤東時代的全民動員式的大批判政治有著深刻的切膚之痛,所以鄧小平在執政後才從《憲法》上廢除了賦予群眾性大批判運動以合法性的「四大」。鄧小平的地下亡靈萬萬沒有想到,他欽定的接班人出於山窮水盡的無奈,現在又不得不玩起毛澤東時代的政治遊戲。
   正當江核心對於越鎮壓越頑強反抗的法輪功一籌莫展之時,天安門自焚事件給了中共一個完全不是藉口的藉口,使他們似乎有理由(儘管只是強詞奪理的理由)把驚懼萬狀的心理通過強權轉嫁給全社會,恐懼和既得利益的雙重要挾,使全國上下只有一個歇斯底里的變態聲音——堅決擁護和堅決批判,類似文革時期的大批判和表忠心運動又如火如荼地展開,咬牙切齒的語言暴力又在全社會復活,小康時代和互聯網時代的大陸中國,再一次倒退回「以筆作刀槍」的毛澤東時代。然而,與文革不同的是:文革時的全國一致表態還有幾分盲目的誠實,而現在的人們則不得不向自己的良心說謊(如果大陸中國人還有良心的話)
  這是改革開放以來,繼六四大屠殺的人人過關的表態之後,又一次由執政黨發動的全社會的公開的出賣良心運動。當中央電視臺播放著各地聲討法輪功的百萬人簽名活動,當各級組織和各類協會召開批判法輪功的各種座談會,當大中小學向全國的青少年發出「校園拒絕邪教」的公開信或倡議書……之時,我們這個古老的民族已經墜入了萬劫不復的道德淪喪的深淵。
  也許,因為我本身還自認為是個知識分子,所以在觀察中共發動的對法輪功的全國性聲討時,對知識界的反映更為關注。210日的大陸各大報刊,都發布了中國作協召開的在京作家揭批法輪功的會議的消息。我看了《光明日報》等中央級大報的報導,真的很佩服中共宣傳機構的智慧,居然把兩個曾經是死對頭的著名作家揭批法輪功的言論放在同一段落裡,使九十年代中前期在文化界鬧得沸沸揚揚的王蒙和瑪拉沁夫,終於在對法輪功的義憤中走到了一起。
  想當年,因六四而下臺的文化部長王蒙,被民間輿論作為社會良知而受到敬重,他受到因六四而重新掌控作協大權的瑪拉沁夫的惡意攻擊,更激起了社會對他的同情和聲援。瑪發動自己控制的報紙指控王蒙的小說《堅硬的稀粥》影射總設計師鄧小平。這一招確實很損,如果得到鄧小平的首肯,很可能在社會地位上置王蒙於死地。王蒙一邊著文反擊,一邊聲稱要訴諸於法律,指控有人對他進行人格及名譽的誣陷和誹謗。在法院不可能受理這類起訴的無奈之下,王蒙也只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用流氓對流氓的手段糟蹋瑪拉沁夫的人格。他把在文化部長任上時瑪拉沁夫以謙卑的姿態寫給他的求職信公之於眾。當然,以王蒙的聰明絕頂,決不會不知道在未徵得還活在人世的寫信者本人授權的情況下,在公共媒體上公開私人信件是侵犯個人隱私權的違法行為,而且赤裸裸地與文壇小人嘔氣,也有損於文壇良心的聲譽。所以,他把瑪拉沁夫的信混在數封信中一起在《收穫》雜誌上發表,而且除了幾封文壇元老的信件之外,大部分信件都是一副對文化部長的諂媚相,並不是只有瑪拉沁夫一個人如此向權勢者獻媚。這批信的發表,在當時贏得了許多六四後受壓抑的文人的由衷歡呼。
  雖然在媒體上這樣處理兩個曾經是兩個文壇死對頭的報導,未必使王蒙和瑪拉沁夫滿意,但是在揭批法輪功這樣的事關黨、民族、國家的穩定的考驗面前,作為黨員的王、瑪二人,應該而且必須拋棄個人恩怨,想不一起表態都不可能。老左派瑪拉沁夫的義憤還能讓人理解,而誰會相信像王蒙這樣自稱社會良心的大作家的義憤填膺是完全出於真心?據報載,王蒙認為,與邪教的鬥爭能否取勝,不僅要深入揭批,更重要的是作家應該為人民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產品。如果你在私下裡問這些自稱有理性有良知大作家的真實看法時,他們不會承認這是在強權的威逼利誘之下對自己的良心說謊,反而會聲稱那是他們對自焚事件及法輪功的真實看法。再說了,參加這樣的御用座談會,以表明自己的「政治正確」的作家,如何能創造出更好的精神產品?
  還有什麼樣的制度,比逼著人們向自己的良心說謊的制度更野蠻呢!還有什麼樣的知識分子,比用謊言來掩蓋謊言的人更懦弱更無恥呢!還有什麼樣的民族,比這種權力與知識相互結盟的說謊更墮落呢!政治權力的腐爛還不能完全證明一個民族的徹底墮落,人們還可以寄希望於社會良心的道義力量,而一旦代表社會良心的知識群體也腐爛了,就是上帝也救不了我們。
  或者,從來沒有過人的生活的人們,也就談不上人的良知,向良知說謊就更無從談起。


劉曉波  2001215日於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阵线就刘晓波狱中被慢性谋害致函澳洲总理(中英文)

澳洲联邦政府总理Malcolm Turnbull:

惊悉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在狱中罹患晚期癌症,所有追求中国民主自由人士无比悲愤!
众所周知,刘晓波博士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倡导者,致力于和平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他发起了著名的08宪章,也因此再度入狱,2010年他在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而中共当局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一位和平理性的政治异见者判刑入狱长达11年。现在传出刘晓波肝癌晚期的消息,我们不能不质疑这是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博士的蓄意谋杀。
中共以各种理由阻止刘晓波博士前往西方国家接受救治,刘晓波博士的病情急转直下,日益恶化。我们恳请您的澳洲政府秉持民主自由价值和原则,不要对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给予默许和放行。我们希望您的澳洲政府对于中共当局的残忍有认识,加入到其他西方国家一起给予谴责。
在过去二十年里,整个西方对中国的认识是错误的,一厢情愿地放弃自己的价值和原则去迎合中共,壮大强化了中共专制政权,反而招致了新挑战。
我们希望刘晓波博士遭受中共政府有意迫害而身患绝症引起整个西方的正视,从过去对中共的错误政策中走出来,既帮助了无助的中国人民,也推进了整个世界的文明与进步。

秦晋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2017710

Dear Hon. Malcolm Turnbull MP, Prime Minister of Australia,

We are very shocked to learn that Dr. Liu Xiao Bo, jailed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has suffered advanced liver cancer. This extremely saddens all those who are pursuing China’s democracy and freedom. 
As we all know, Dr. Liu Xiaobo has been advocating China's democratization via "peace, rational, non-violent" method. He was sentenced 11-year jail term for his initiating the famous 2008 Charter and for his work, he became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while he was in pris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authorities took the defiant stance to the world and rejected any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pressure to free this peaceful and rational political dissident. Now the news of Liu Xiaobo's liver cancer immediately raises a strong question: Ar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seeking to achieve the deliberate murder of Dr. Liu Xiao Bo through a covert method?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re making excuses to obstruct Dr. Liu Xiao Bo’s travelling abroad to receive medical treatments which have been offered by both the US and Germany. Liu Xiaobo's illness is fatal. However, any delay of effective medical treatment would result in his condition swiftly worsening and shortening his life.
The 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 (FDC) hopes that Australia is aware of this situation. The FDC would implore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to uphold high the values of democracy and freedom and to join with other western democracies to make representations on Dr. Liu Xiao Bo and to condemn this cruelty and insidiousnes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authorities.
The FDC believes that, in the past two decades, the West has been so wrong in coping with Communist China, wishfully given up their own values and principles to meet the demand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ll this does is to help to consolidate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and incur the formidable challenges in the future as this becomes a much more powerful authoritarian regime.
The FDC hopes that it is the time that the West would face the fact of cruelty and insidiousness of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s demonstrated by the murderous acts against Dr. Liu Xiaobo. We hope that the western powers will make changes to the erroneous policy of pleasing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r short term economic gains. The West’s right way to treat the evil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would not only save the helpless Chinese people, but also promote the advance of the whole world.

Yours sincerely

CHIN Jin
President

悉尼:烛光为刘晓波祈祷(图片和视频)

712日(星期三)黄昏5时至630分,在中国驻悉尼总领馆门口,由悉尼民主平台和澳藏理事会共同举办“烛光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健康祈祷”——他的良心点亮黑夜。

当晚天气寒冷,而且虽然下过毛毛细雨,但傍晚前就已经有些人提前到达了现场,后来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有人估计当晚有超过百人参与。有多个中外媒体到场拍摄和采访。以下为当晚的部分图片。

(简短视频)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