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5

邱岳首: 郭文贵爆料的政治影响力(重磅雄文)

——8·12“郭宝胜政论”访谈文字版

作者:邱岳首  2017815整理


一、郭文贵爆料揭开更多极权党国铁幕后的真相
谎言和暴力是极权统治的两大特征。我理解的盗国贼,是指以暴力非法手段窃取政权和财富的极权当政者。出于执政和垄断国家财富的合法性被怀疑被认清的恐惧,盗国极权者通过掌控的国家机器蒙国民眼睛堵百姓耳朵把真相包裹得严严实实。
虽然我们早知中国经济命脉被八个家族控制,我们了解0.4%权贵掌控70%的财富……但黑幕后一桩桩肮脏交易、一次次罪恶运作、一座座国贼钱山……通过文本、数据、视屏现身说法被直接清晰呈现出来确实前所未有,这就是郭爆料的重大价值。我不敢说郭料都是真相,部分真相,部分接近真相。假设他有些料不真实,如他说王岐山家族掌控约20万亿资产,我们减这数据的30%,减一半为10万亿,也具有巨大的震撼冲击力。
在谎言欺骗盛行的国度,真相特别稀缺。中国之所以至今仍然远离民主,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太多真相未明。没有真相就没有觉醒、就没有正义,就很难有大众奋起对极权的大规模反抗。郭爆料会擦亮更多国民的眼睛,冲击被蒙骗忽悠民众的错觉和麻木,从而动摇极权统治的根基。

二、郭文贵爆料推动全球抵制红色病毒渗透
红色中国盗国贼之所以大举渗透西方世界主要原因有二:1、极权生性对外扩张,极权的本质决定了一个可以随意糊弄欺压十四亿人的邪恶盗国集团得势坐大后就必然对他国地盘想入非非。盗国极权者不仅要从他们掌控的国内窃取掠夺,还觊觎其他国家的资源财富。2、出于安全安置他们盗取的资产和家人情人的需要。西方世界被渗透主要原因也有二:1、新极权善于以新包装迷惑世界,如将人权保障写入宪法等等。对内极权者可以无所顾忌,对外他们却会以一种人性化的温情与西方政界打交道欺骗了不少政客。2、确有一批西方政客见利忘义已被红色盗国集团金钱收买,特别是来自商界的政客,他们及其亲朋与极权党国有密切的生意经济关联。
红色盗国集团的对外扩张渗透,既危害文明世界扰乱西方文明秩序,也使中国更被文明世界孤立甚至敌视。
对于极权扩张渗透,近邻香港台湾人最能体察这一点,也最直接受害。郭文贵爆出香港沦陷的个例很多。立法院议员被东莞服务后,乖乖就范。香港已成为中共高层腐败的后花园,香港司法、金融证券管理也被中共操控。郭料爆香港前特首曾荫权因不怎么配合听话就找个罪名将他投入牢笼,曾一年租房8万房租就被指“极其奢侈”,而盗国贼反腐首长老王家族海外何止8套豪宅?飞虎队出身的前香港警务处长邓竟成,现任海航子公司香港航空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还是海航下属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国际建设的非执行董事,其中隐含多次外界所知黑箱交易?正是香港的法治严重被破坏,香港内地腐败一体化黑社会化,导致香港年轻人港独意识的抬头蔓延。与台湾的情况一样,除非中国大陆政制实现民主转型,港独台独势头无法得到根本遏制。
郭料爆出台湾的“蓝金黄计划”,包括马英九一大批政客都被明星服务后都只能在诸如惩罚北京看不顺眼的陈水扁等方面对盗国集团言听计从。有人说这都是胡扯不能令人信服。但郭文贵没真料敢叫板马英九来美告他?我倾向于相信类似的这些料接近真实。台湾民主是亚太地区域政治文明的重大成果,隔岸与大陆极权政权对峙。海峡两岸同胞同根同种同文化成,台湾同胞实践自由的成功经验对带动大陆民主化,对正在集结准备与盗国贼作战的推特党人的示范作用至关重要。
郭爆料引起世界对共产主义病毒死而不僵、换个马甲以新的形式通过全球化仍继续在世界范围渗透传播祸害民主国家更多的警觉,开始采取反制措施。澳洲已针对性的修改“反间谍、反外国政府干预政治运作”的法例条规。抵制全面开始。美国也开始调查盗国贼在海外的代理人,清理中国在美的非法资产。澳门吴姓政协委员被七项罪名起诉,刑期高达65年。盗国贼腿都吓软了,贿赂、洗钱、违反《海外反腐败法》和税务欺诈等罪名未来可以查处多少他们的海外亲属和代理人?这点也说明郭文贵现阶段将主战场设海外极明智,正常的法治国家非他乡,盗国集团黑手党黑手再长,颠倒黑白欺骗工具再多都只能干瞪眼着急,无可奈何看着自己和亲属的脏钱和资产被逐一翻出。
新加波不久前也创造性带头为文明世界“消毒”,内政部严厉惩罚新加坡“汉奸”禁止为他国站台代言的所谓“学者”入境回国,理由仅是为某国站台代言。新加坡对“汉奸”的严厉惩罚,也会引起“蝴蝶效应”。入籍澳洲、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却站在赵国立场为极权政体辩护卖力的美奸、英奸、澳奸、加奸……都将不同程度受到类似的处罚。
全球化时代没有一国可以孤立独善其身。更多西方政客意识到安全不能被利益压倒,今日之中国是被盗国集团窃取操控的中国。盘点这个集团的国外脏款,加大保障中国人权施压,强力支持中国民间反对力量,帮助中国实现民主宪政世界才能更安全。这与郭文贵强力爆出数万赵家特工在美等猛料不无关联。

三、郭文贵爆料会加速中国民主转型到来
国际政治学的研究发现,一个非民主国家的转型大致需要三个方面的基础条件:1)国家内部重大危机接近爆发临界点,社会冲突日趋严重恶化;2)国家的法制、教育、物质等条件接近民主政治的需要,公民意识普遍觉醒以及出现公民自组织;3)国际社会的舆论和实质力量支持。
对照中国目前的情况,1)国内社会冲突尖锐激烈,危机的爆发临近火山口,无需赘言;3)朝鲜问题和中国的立场突出呈现极权政权对文明世界的威胁,尽管新极权展现的柔软身段迷惑了不少西方政客的目光,我也对普世价值面临渗透和挑战的严峻局势深感忧虑。但我相信,极权党国以巨大利益诱惑和强力大外宣双管齐下,也只能对一些家族亲朋与极权国家有生意利益往来的政客有所奏效,而对信守西方价值观的大多数文官系政府官员很难得手,而后者毕竟在民主国家的政府中占主导地位。总体来看,出于国家利益和安全考量,国际社会对极权政权的压力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对抗争极权力量的支持力度只会加强不会减弱;唯独2)的状况,除生活物质在民间利用放宽的一些经济政策艰辛创造下确实有所丰富外,其它方面在新极权“成熟”手段的控制下,一直不尽如人意。公民组织无法生存发展,人权法制被随意践踏,异见人士几无立足之地。
郭料让人们清晰看到“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贪反贪,以黑反贪”的真相,看到以北大最高学府为代表的教育堕落,看到官商勾结的结构性大面积腐败……推特党的筹建、感美节的推动等,也都带有公民组织性质,突破防火墙能促发公民意识的全面觉醒更是自不待言。很显然,郭文贵的爆料有利于法制、教育、公民意识、公民自组织等民主社会需要的方方面面在极权中国的推进。
郭提“三不反”(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主席)而以反“盗国贼”作为主攻目标,从政治操作角度看有其合理性,避免一棍子打死所有当权者挫伤全体党人,有利于最大广度赢得国民的拥护和参与,有利于取得党内良心未泯人士的某些方面的认同协助,最终打破党国现存的权力结构格局,加速中国民主转型到来。

四、由郭文贵爆料引发、未来觉醒民众与盗国集团的决战是一场新的“解放战争”
我这个看法的表述主语是“觉醒民众”,没有神化郭文贵个人。至于是不是夸大其词,我们先看看两组数字:
中国前年税收十五万亿,医保支出只有二千多亿;美国税收只有三万多亿,医保支出高达近二万亿。中国人交了那么多税钱都花哪了?为什么没钱给国人看病养老?更令人愤怒的是,在二千多亿的医保支出中,有五百多亿被二百四十万人花了,另外六百一十万人花了一千一百亿,只有四百多亿元是给十三亿百姓用的。这组大数据清楚告诉国人国家被盗国集团糟蹋成个啥样!
8.10试网络说到美国人已了解赵国在美国的非法资金高达六万亿美元,这钱他算了一下能救几十亿个杨改兰!联系王家族就掌控20万亿资产等惊天数字,我们可清晰看到盗国集团祸害国家国民的广度和深度。他们就算是无数社会悲剧的根源,我们完全可以说,未来觉醒的推特党人及广大民众与盗国贼的决战就是一场改变中国人命运新的“解放战争”!
5毛们经常说杨改兰这样的悲剧只是个例,不带普遍性。没多少人记得那个活活饿死的女孩小思怡了,小女孩的妈妈没钱到超市偷了点东西被抓,关押期间多次求警察去送点吃的给锁在家的女儿,不被理睬。被送往看守所警车经过离她家不远地方,孩子妈猛敲车窗求让她救救女儿,倆警察听歌无动于衷。这不是把百姓当猪当狗?车后拉着的哪是一个母亲哪是一个公民?!我写《在李思怡门外,我们如何面对孩子》一文时真的泪流满面,那是一个以警治国祸国殃民的典型案例。一民工回去7天看病危老妇,问他爸死不死,不死他就得回去打工了,他爸就真自尽了;因没钱付医疗费或不想亲人负债多少人从医院高楼跳下……杨改兰们只是底层社会的缩影。无论他们怎么能干、怎么勤劳,无论他们怎么挣扎,都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很不幸的是,我们不少被长期洗脑的国民至今还把1949年的政权变换理解成“解放”。把民国好好的教育给毁了是解放?将民国的绅士、地主给灭了是解放?有了电视机洗衣机和没有永久地产权的房子就是解放?!仅从思想束缚精神控制角度,昂山素季就指出:一个国家的监狱里有1个良心犯,这个国家就不会有良心;有2个,这个国家就让人恶心;有3个,这就不是国家;有4个,亡国就是解放。她还没指向奴隶杨改兰们。
什么“低端人口”?人生而平等是文明的常识。把族群分高低的只有以前的纳粹。人没高低之分,体制才有优劣,有文明与野蛮之别。没有低端的国民,只有低端的体制,低端体制造成低端人口中的无数悲剧。所谓“低端国民”即是郭文贵所说的被盗国贼当猪当狗的草根。郭文贵爆料的一个指向清楚不过——这个被盗国贼窃取把控、导致国人没安全也没尊严的罪恶体制必须尽快加以改变。改变这种低端罪恶体制就是解放。改变这种低端罪恶体制,是每个当代中国人的急迫使命。

五、关于郭文贵现象的争执
刘晓波之死和郭文贵现象引发民运人士的争执和分裂,主要集中在两点:1、关于暴力和非暴力抗争。2、郭料的真假和郭以及一些郭粉的私德。我坦率谈点看法。
关于暴力非暴力。
暴力推翻暴政的正当性没问题,问题是兵器悬殊赢的可能性;非暴力抵抗的功效不是问题,问题是秀才遇到希特勒的困境。在盗国极权者残酷的强控制下,两者都陷入困境。在我视野范围内,很少人怀疑暴力推翻暴政的正当性,很多人怀疑暴力主张赢的可能性。盗国极权者铁腕、快速、残酷镇压暴力抗争者,非暴力不合作正是这种情形下的另一种艰难反抗。非暴力抗争方式之所以被更多抗争者采用,原因是不仅减少牺牲也使他人敢于参与响应。看看李和平看看刘晓波们的遭遇,他们因坚韧、得民心而更使极权者恐惧。现在赵家人一看北师大的教授,个个都像在培养“刘晓波”。北京师范大学人事处刚刚通告解聘了言论“出格”的副教授史杰鹏。
一些高唱暴力反抗者以抱怨攻击非暴力抗争掩盖自己的懦弱无能,把自己的无所作为怪罪于非暴力抗争者,好像他们的起义不能成功是非暴力抗争者设障造成的。这指错了矛头。以自由主义者标榜自己却绝少谴责和阻止他人之间的奴役,是伪类;以暴力勇士自居而在后督战喊的是给我上而非跟我上,同样是伪类。听到好几个名人说:你们主张“和理非”你们没危险你们回去啊。反过来我问:你们主张暴力反抗你们知道敌人在前线你们回去啊,这理由不同样能成立吗?互掐有意思吗?民间反对的路径选择取决于对当权者姿态的动态判断,认准后就做你该做、合适做的,不能一块做可分开做一块打。每个人以合适自己的方式行动,尽可能多的理解配合别人的抗争方式。郭的特殊背景使他更清楚暴力革命的困境,知道赵家内部对暴力反抗极易形成镇压共识且下手残暴无情,哪怕去扔个西红柿、巧克力,爆米花都难。他提到,昂山素季若迷信暴力早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需要看到,非暴力抗争者并不是惧怕暴力革命,而是要力争以新的政治智慧低成本实现民主转型,走出几千年来政权暴力更替的恶性循环。
关于私德。
郭的个人私德如何我无深层了解的一手材料无从准确判断,对于他爆料的真正目的他人也有权存疑。但政治学不同道德学,看重的是程序规则的制约,不会太多纠缠于程序规则制约下的个人私德和动机。政治运作从来注重实效,不论操作者的资历资本,郭就是有料,有独特的运作方式,就是能得到拥戴。他刚刚开始的爆料即使真有部分不实,比如说王家族控制的资产不是二十万亿只是一半十万亿,也具有巨大的震撼冲击力。质疑正当,但当有人登台与窃国大盗搏击时,你过去拉住他的衣角,问他为什么这里有一块脏东西,不仅不合时宜也对格斗一方不公平。我个人倾向于认为郭的反腐热切愿望和法治理想是真诚的,即便真有需要剔除的夸大或不实部分,如上所述郭料对当下的党国极权政治仍有足够的震撼冲击力,事实上已经在还原真相、解构党国意识形态、催促公民意识觉醒和加速中国民主转型进程发生了巨大作用。假的真不了,时间会给出答案,现在应先放下争执支持以身家生命搏斗国贼的郭文贵。
海外民运长期陷于低谷主要由于中共的破坏、渗透、污名化等打压所致,而一些“领袖”未脱党文化完成知识结构转换重建是更为隐蔽的失败原因。有“过渡政府”竟设宣传部设军委主席就是明证,这种假大空、高大上既成笑谈也招反感。民运多年坚持的确不易,但勇敢承认自身不足有利再出发。
郭的抗争方式至少拓宽民运思路进路,过多挑剔否定他的缺点既缺乏包容胸襟也帮郭的对手大忙。挺郭者有这样那样的个人缺陷并不奇怪,常年的党国文化灌输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狼奶的成分。郭文贵也一样不是完美神明,时有一些不严谨话语误伤民主路上的同道,但他不断在调整提升自己,已多次承认自已有错,出于“茅屎坑”沾有臭屎味。最近他强调不要把所有人都推向我们对立面,“文贵不怕孤独作战,但是不喜欢孤军作战”。
民主制从来就不是基于人性善的制度安排,恰恰相反,它先小人后君子,为此设计了分权制衡、媒体独立等随时能揪出公共领域掌权小人的纠偏机制。总统也是靠不住的,公权在笼子里,政客在聚光灯下。
其实民主变革的主要力量在国内,看到国内各个领域多种方式的艰难抗争,海外的政党(如果也算是的话)才能少些空洞、豪迈、华丽的口炮,少些虚矫而甘于配合,为前线与极权与盗国贼对抗的主力军运送雪中之炭急需“粮草”。老郭目前在海外拉开战场对付盗国贼有其合理性和特殊考量可以理解,但也是阶段性的。未来推特党的主战场一定是在国内。

六、如何支持郭文贵
郭文贵爆料为何能有如此巨大的冲击波震撼力?从人类理性不能到达的未知神秘论说看是天意是极权的气数尽大限到期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从世俗层面学科学理能够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人心思变、社会冲突激化、是历史到了一个转折关口。机遇属于有准备的头脑,但不是有准备的头脑都能遇到机遇。郭文贵是幸运的,个人在历史上能够有卓越作用必须符合的条件包括互联网、推特平台都给他撞到并紧紧抓住了。这些条件加上他多年的精心准备成全了他,使他成为新一轮对抗极权盗国贼的领军人。相比之下王炳章等一大批仁人志士就没有这种幸运,令人扼腕叹息。
在这里我愿意做一个大胆的判断和预测:两个人改变中国的历史进程。一个是张学良,他把赵家养大;另外一个就是郭文贵,把赵家的根基给毁了。他们一个是民族的罪人,另一个是民族英雄。如果哪天我这话错了,我会修正和公开道歉。但我愿意冒这个险,承受这冒险可能损害自己声誉的代价。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支持郭文贵。
1、全民顶锅是个好主意,既可当保护自己的头盔,还可作正当防卫工具。安全感和看到希望,是大众敢于参与的重要条件。
2、将盗国贼跟毛等四大反人类纳粹一样朔成塑像被万众唾弃也是很好的艺术反抗。别以为盗国集团装聋作哑厚脸皮不在乎这些,名利名利,名在利先,钱多了也就那么回事,落下恶名骂名,不仅盗国贼自己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他们的家人情人子孙后代也会永远蒙羞。
3、可借鉴前不久俄罗斯民众提鸭子上街反总理腐败,提锅顶锅散步,“散步有益健康”,哪怕成效不大,但被镇压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4、护卫国民是军人的天职,图为委内瑞拉反对派抗议新成立的制宪大会引发冲突加剧,多名身穿军装的人发布视频,宣布效忠人民,呼吁全国民众起义对抗总统马杜罗,虽败犹荣。我们为这些调转枪口对准独裁者的委内瑞拉英雄点赞的同时,也应想方设法把郭爆出的真相传到中国现役和退伍军人那里。
总之民间力量动员起来后高手很多,高招不会少。我相信推友和民间隐藏丰富的政治智慧。

最后重申,我乐见一切形式有效抗击极权盗国集团,但希望和祈祷中国能走通和平抗争道路,以低成本小代价实现社会转型,到达中国宪政民主的“喜马拉雅”。
希望这一次能赢,感觉这一次胜数很大。天佑中华。

作者:邱岳首  2017815整理

原文: https://goo.gl/tKua5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