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9

专制、独裁、极权,三者有何差异?

作者不详,2011825日星期四

许多文人搞不清专制、独裁、极权三种政体的不同,以为反正都是差不多,没必要认真,下笔都很随意,可事实上三者或许有交集,是一种“家族相似”(维特根斯坦用语),但实质仍有很大差异,详加分辨还是有必要的。专制政体我以前在动态微薄说过,(参阅《世袭的专制宝塔》201012)这里只介绍其特性。

专制主义(autocracy)有三大特性。首先是权力终身制;死了就传位给儿子,叫世袭制;在这统治过程中始终维持着一种凌驾于法律的姿态,也就是不受法律制约,这叫做特权制。要注意的是,这些特性不只是表现在最高统治者而已,而是包括所有统治阶层。
独裁政治(dictatorship)的政治权力集中在一人或一小群人手中,其初始权力的获得通常是靠暴力或不合法手段攫取,因此,其统治便会长期以对付国内反对势力和对抗国外敌人作为借口,以方便自己能无限期独揽政权。其政治权力的行使也不受司法或立法部门的限制。
间歇性的暴力和恐怖手段的镇压以及不间断地宣传受到外来的威胁成了不可或缺的政治手段。最近爆发茉莉花革命的北非诸国,便都是独裁政体,他们长期靠紧急法进行了宪政独裁。独裁政治不一定会成为极权统治,但极权统治的初期一定会历经独裁政治阶段。
至于极权政治(totalitarian),则比独裁还要恐怖得多,其危害也更甚。极权政治比独裁政治多出了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它有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目标要达成;二是为了达到这目标,它必须推行泛政治主义手段。
先说第一个条件。自由世界的民主政治没有预设这个条件,它的政治目标只是为了满足子民的要求,包括精神与物质方面的要求;但是极权政治则不,它一定有这么一个目标,如前共产主义是要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的社会,法西斯主义则是要求建立一个纯粹的雅利安种族社会。
在这目标下,当下人民的需求变得无关紧要,有一部分甚至成了必须消灭的“敌人”。这是极权政体总是伴随大量杀戮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说它是反人类的政治体制的主因。
再说第二个条件。推行泛政治主义以达到乌托邦目标。在非极权政体,公与私、社会生活的政治面与非政治之间的区别是明显的,两者不容越界。但是极权政体则不,个人的一切属于政权所有,终身受全盘式控制,不只是物质层面,还包括精神思想,务求个人与政权意识形态的要求与内容相一致,违者将受惩罚。
惩罚手段包括酷刑、精神药物注射、器官活摘甚至肉体消灭。必须说的是,极权政治的法律并不是为了促使人民能得到身心各方面的发展,而是为了确保政权能得到巩固,在这前提下,权力的无限度扩张行使远大于法律对维护个体利益的功能。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无法无天”的情况。
如果以集合来总结表示专制、独裁、极权三者的关系,可以看成是三个连环相扣的圆圈,靶心是专制;中间一圈是独裁,最外围一圈是极权。极权的内涵最丰富,包含了专制独裁,但又具有专制独裁所没有的其他内涵,如乌托邦、泛政治主义,政治代理(即书记制度)等。
中国社会在历经毛泽东时代的苦难之后,发出了要求“改革开放”的声音,这使自由世界误以为中国的极权统治即将结束,纷纷伸出了橄榄枝,于是,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汹涌而至,中国也因此壮大起来。
殊不知它在壮大之后,共产党却背叛了人民的意愿,不只拒绝接受普世价值,还变本加厉欺骗和压制人民,更妄想建立一个统领全世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就将它自己推向了国际社会的对立面,不只乌托邦无望实现,连共产党的灭亡也变得不可避免了。
『本文链接:《极权主义的罩门在哪里?》(8/2011)、《中共国:封建主义到了高级阶段》(2/2013)』

原文: http://ngkeehow.blogspot.com.au/2011/08/blog-post_25.html